目前:P4/P5/FF15/DC/UL
有遇到是緣分,沒遇到下個坑見。
偶爾幹點不專業翻譯,請洽子博客。

[堂足]無音之森

×一個在足立有意識與記憶的情況下持續輪迴的世界,厭煩了的足立不斷尋找解決方案卻無法阻止輪迴的發生,這僅是多次失敗中的其一——整篇近似大綱一小節的東西,超級短但寫太久沒力氣了オチなし_(:3 ⌒゙)_

×堂島與妻子相處的相關描寫與過去的捏造

×推薦BGM: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 音のない森


────────


  已經是吸入空氣便會令氣管凍結般的季節了。

  足立透對著眼前不知道看過了幾次的文件發呆。

  一切都跟以往沒什麼兩樣到讓人可恨。


  「堂島人呢?」

  「不知道,從今天早上就沒看到。」

  「真是奇怪...

[主足]秋色に染まっている表情を触りたい

×日常練筆之三,相對而言終於比較有日常味的一篇

×特別感謝不在坑內卻肯願意聽我發牢騷、還給了我建議的小发条

×配合個人不講理和一點都不重要的堅持,最後一篇預計在12月出現


────────


9/4 (晴)


  暑假結束的現在,即使白天仍殘留夏季的熱度,到了下午,太陽西曬的時間比以往明顯來得早。

  鳴上悠在這樣尷尬的時節走到戶外,險些被直射大門的陽光刺得睜不開眼。


  他轉個方向到屋旁的空地,幼小的身軀蹲在視線的前方。看著身穿夏季洋裝的表妹埋首於家庭菜園裡的認真模樣,他那剛因日照刺得緊繃的臉部肌肉自然放鬆下來。

  「我來幫妳...

[主足]夏の終わりを告げるマヨナカハナビ

×日常練筆之二

×推薦BGM:椎名林檎 - 長く短い祭


────────


8/30 (晴) → 8/31 (晴)


  萬紫千紅的色彩在窗邊遙遠的天空炸開,霎時的光芒照亮節電中只開了一盞桌燈的黑暗空間,足立透僅是轉動眼珠往窗戶一瞥,接著把眼睛瞇成一條直線。

  散發清冷色彩的電腦螢幕倒映著他因桌燈顯得慘白的臉,他雙手抓住整理好的書面資料往桌子敲齊、隨手放在上司的位置上。


  偶爾也是要扮演這樣的角色。


  主動接手堂島遼太郎的工作已過了好幾個小時的現在,足立透闔上筆記型電腦,螢幕上映出的無表情男人瞬時消失得無...

小告知

這不是停更也不是緩更公告(本來更新就很慢),只是說明現況的小告知。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或在等(對不起這裡主題太雜亂了……),近期有收到留言,留言我有看到我真的有看到謝謝你們(大喊)


目前已經連續一個月加班到半夜才下班,也不知道這狀況會維持到何時。原先就很慢筆只會變得更慢筆,仍會盡量維持在每月有一~兩篇(主題/CP等無法保證)的更新。


 Q:啊是真的那麼忙喔?

 A:連昨天我男神生日都無法慶生又趕不上生日賀文嗚咿咿咿咿


總之謝謝願意催更的太太們,你們都是天使,讓我知道原來我寫的東西還是有人看有人等著的(哆啦A夢跪地哭泣姿)

[主足]晩春の雨に頼りなげな刑事と会った

×日常練筆之一,同時練習寫寫日常的足立

×推薦BGM:Last Alliance - 通り雨


────────


4/27 (雨)


  身著八十神高中深黑制服的灰髮少年與其他學生一樣穿過校門、走下連接小鎮的緩長坡道。

  不算大的雨幕降落在樹木環繞的校區內。他手撐透明塑膠傘,同時專注腳邊以避開徹夜降雨造成的水窪。


  從救出天城雪子後便霪雨霏霏,依氣象預告來看還得下到後天。


  (其他地方的春天會這麼常下雨嗎?)

  鳴上悠不禁回想去年同個時節的景象,記憶與灰暗的天空一樣模糊難辨。他摸索埋在腦海中的回憶,明明去年剛上高中卻對那...

[主足]親愛なる×××へ

×內容以部分P4G與P4GA的Bad End相關劇情為基礎,並輔以大量腦洞。

×有著暴力、性描寫,角色詮釋放飛中(簡稱OOC),請注意閱覽

×BGM推薦:椿屋四重奏 - 共犯


「開始覺得我很可恨了?」

「如果這是恨的話,恨得入骨。」


────────


  理應不會出現在什麼都沒有的單調房間的人類腳步聲迴盪在虛假的空間內。

  「不是叫你回去了嘛,你也太固執了吧。」坐在床邊把玩左輪手槍的男子沒瞧不速之客一眼,那副姿態像在訴說:『沒事快滾。』


  「我想拯救足立先生。」...

記得今天不是跟朋友吃個鍋喝杯茶再逛個宅店???怎麼????
翻了宅店找不到本子,手賤翻了以前不會去翻的掛軸區,接著衝動購物人生第一個掛軸……但沒地方可以掛_(:з」∠)_
站在街頭等公車一邊思考著人生
人生……ヾ( :3ノシヾ)ノシ


--------------------------------------

夜間追記

查了一下發現是全卷BD特店購入特典,挖到寶了エエエエェェェェェェ(゚Д゚)ェェェェェェエエエエ

人生(ry

太陽的灼痕 01

01(蘇格蘭視角)/02(降谷零視角,請再等等)

×感謝提供點子的半糖亞里務九


×如果蘇格蘭是黑的不是CP文,將分為蘇格蘭與降谷零視角


  那是夏日,蟬鳴吵雜得讓人心煩的夏日。


  「降谷,我們這樣是正確的吧?」
  「怎麼了,事到如今。」
  波本看向身後的蘇格蘭,對腳下兀自呻吟的傷者一眼也不瞧。
  「還有,你忘了代號。」戴著手套的手扣下板機,子彈貫穿了肉體與血肉迸飛的聲響黏稠得如波本嘴邊的微笑。


  扣下的板機扯動了一切契機,蘇格蘭不禁閉上了眼躲避就要發狂的發展。
  是誰也沒能注意到非常細微的裂縫。
  於是細小的偏...

[主足]ズルイ大人になってはいけないよ

×內含Persona 4內容,半夜睡不著的短文

×不斷輪迴的足立透與鳴上悠,卻只有足立透有完整的輪迴記憶

×有《銀河鐵道之夜》的梗,隱晦的主要角色死亡描寫


  叩咚。什麼東西突然大力一震。

  睜開眼的少年一臉疑惑,四處張望發覺自己原來坐在列車上。

  少年的視線回到身前,列車狹小的餐桌的彼端不知何時坐了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


  「吶,鳴上,你為什麼在這裡?」身上領帶歪了一邊的男人正大口咬下蘋果,蘋果的汁液從掌心滴下,他旁若無人地伸出舌尖。深紅的舌頭沿著透明纖細的痕跡溯源,有些乾燥的唇貼在濕潤的淡黃果肉上吸啜甘美的果汁。

  外頭迷...

Lay all your cards on the table.

×感謝提供點子的亞里(Lof連結)與務九(Plurk連結)

×赤安赤無差短文


他們相視無語。


───────


  桌子很小,小如桌邊坐著的兩人稍微傾身鼻尖都要碰在一塊兒。

  桌面上什麼也沒,只有一雙交握的手,握的方式如同等待犯人自白的刑警。

  那雙手的主人確實是執法人員,他不時抿著唇、交換手指疊握,倒也那麼幾分像煩惱著該吐出何種話語刺激對方。


  對桌的人手撐在頭上,臉色慘白,時不時吐幾口氣,亦如猶豫是否該覺悟吐實的罪犯。

  然而他只是在壓抑不斷湧上的胃酸,胃酸一會兒上升、一會兒退去的感覺,讓他以為自己像反芻動物。


  叮。...

火を点ける

×最近從P5逆流回P4,練習作,只是想寫點菸的過程

×內含Persona 4遊戲與相關平台媒體內容的劇透,未通關、動畫未見者請注意閱覽


  喀擦。

  尖銳的摩擦聲將年輕刑警的意識拉回現實。


  喀擦喀擦喀擦

  年輕刑警的上司失去耐性地來回用大拇指使打火機滾輪滑動,僅是徒勞響起急促乾燥的聲音,迸不出絲毫火花。


  「嘖。」咋舌的年長刑警將無法使用的打火機拋到吧檯上,煩躁地搔了搔頭髮。

  「堂島大哥。」部下出聲引起堂島遼太郎的注意。他轉過頭,一簇火光伴隨微弱的摩擦音躍現眼前。


  叼著菸的堂島遼太郎自然湊向火焰,他放下抓著頭髮...

[グライグ]軍師殿がパニックに陥ち(上)

×與異常狀態無關的淫紋梗,前言不小心寫太多先丟上來除個草

────────

  令人感到不祥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洞穴。

  「諾克特,專心應戰!」身形高大的男人一邊吼著一邊把手中的大盾插在地面,即時擋住可能奪走他們性命的光線。

  「我知道啦!」黑髮的青年在男人身後不甘願地回應。

  「知道就好。」為引開使骸的注意力,格拉迪歐藍斯重新舉起盾牌正面與眼前的敵人對峙。他跟著飄浮在空中、已化為白骨的法師模樣使骸走步。


  抓準時機的諾克提斯一個輕盈的翻滾迅速移動至死靈法師背後,正舉起了單手劍要揮砍時——


  「諾克特!」諾克提斯尚無法反應聲音來源,自己的身體就遭受撞擊...

刺蝟

×一樣舊文整理,回憶起戰鬥快感的壓切長谷部,寫於20151115

×有關於戰鬥的直白血腥描寫,請注意閱覽


  壓切長谷部第一次知道了何謂疼痛。


——————


  爆裂聲響起。

  那聲音與壓切長谷部印象中的火繩槍聲有所不同,更為銳利、更為震撼。

  來不及了解發生甚麼事,長谷部只感覺到熱意彷彿一把熾熱的長錐鑽骨。

  他尋找著熱源方向,他的肩頭,像是意識到他的視線般殷紅鮮血汩汩流出。

  如同呼應那股鮮紅,鐵烙似的感覺傳至全身神經。


  壓切長谷部第一次體會了何謂疼痛。


  傷口被賦予了足以令人麻痺的熱辣感,五感因體液的喪失變得敏...

有人等待的房間

×整理翻到的老東西,寫於20141130,些許修正重發

×恭喜某人N卡化(名字說出來就爆雷了,是說用名字爆雷的正是鐵克威啊幾可修),這篇不是他的配對文(。


  阿奇波爾多用手磨蹭凍紅的鼻頭。

  調查結束已經是第九天了,離開了檢疫區的他踏著輕快的步伐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他不否認心中的雀躍與期待輕盈了自己的腳步。

  期待有著誰等候自己、享受和對方相擁時的溫度……原本幾年前,有個人給了曾經失去家人的阿奇波爾多這些,和那人分別後,他不期待會再次擁有的。

  ──直到另一個人出現在他的生命裡。


  阿奇波爾多憶起了和里斯間為數不多的抱擁,在房門外...

Lone Digger(下)

Lone Digger(上)


  波本在屬於外頭夜店的廁所找到女子,在她打算爬出窗口隱匿在夜色中時及時阻止。即使對方穿著貼合肌膚的宴會洋裝背對著他,他也不為所動。
  「希望妳能把那東西乖乖交出,只需灌四杯酒就能讓妳得手可要歸功於我。」波本卸下虛假的笑容,已懶得在同行兼競爭對手的面前偽裝。

  狹小空間瀰漫著刺鼻的尿騷味,濃烈到波本懷疑自己毛呢材質的西裝外套會吸附味道,他恨不得眼前的女子立即交出物品,省下彼此的麻煩。
  更別提為了追上女子,他居然將風衣忘在吧檯椅上。

  「怎麼可能呢。」所屬組織不明的豔麗女子對眼前面容姣好的青年所提出的要求一笑置之:「比起我,先注意你的身後...

[グライグ]光の花束を君に 01

╳想努力成為光屬性
╳從捏造到遊戲劇透全不留餘力
╳BGM推薦:KOKIA - I Found You

  那是他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卻還不知何以貫徹的時期。

  夜色如幕,要不是牆上的裝飾燈具還亮著,半開放的宴會廳早已被夜晚的黑暗徹底佔領。
  伊格尼斯將諾克提斯與他的高中友人送回房間後回到宴會廳,一人獨自收拾起宴會廳的狼藉。
  此時窗戶緊閉,他依舊輕手輕腳,深怕發出任何一點聲響。
  盛著蔬菜的盤子在他的手上,蔬菜從胡蘿蔔到艾吉爾一應俱全,上面沾滿了各種醬料,明顯是從餐點內挑出的。
  他看了眼輕嘆口氣,挑食結果的產物啪地一聲全進了垃圾桶內。

  不屬於伊格尼斯的沉穩腳步聲出現在門口,渾厚的嗓音隨著門被無...

[グライグ]Sugar(全)

  這一定是哪裡出了差錯,伊格尼斯尷尬地想著。

   不過就是例行的訓練,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對象是自己和格拉迪歐,以及訓練時間變更在晚餐過後。

  還有自己失足牽連到了對方。

簡書掛了,把LOFTER的下篇刪了。

全文連結

※Pixiv連結,需登錄帳號。

Lone Digger(上)

  這是個呼出的氣息都會化為霧氣的夜晚。

  淡金髮色的青年拉攏了外衣、將臉埋在其中。他穿梭在沒有燈光的黑暗街道裡,模樣像極了自己曾經看過的黑白電影內的反派角色,身著黑色披風趁著黑夜掩飾醜惡的身姿、穿越在霧都巷弄裡尋覓下個受害者。

  思至此,青年挺直了身體,將臉露出大大地吸了口氣,冷冽的空氣充滿了鼻腔與肺部,思緒瞬間清晰不少。

  電影總歸是電影。

  波本拐了個彎進入了大街上,馬路映著酒館與夜店的霓虹燈光,紫藍紅綠裡依稀可見醉漢腳步踉蹌。

  緊掩的門扉關不住室內爆炸的音浪,咚咚,乓乓,震耳欲聾的鼓音與暗巷鐵棒捶打肉體的聲音組成奇妙又詭異的即興樂曲。

  身負任務的波本略過那些...

#水都劇透不用錢

#整段都是個人腦補

#格拉伊格,雖然前半那啥很像艾汀伊格(吧)


  狀況比預想中來得糟。


  當儀式開始時,策略便趕不上突發狀況的發生。

  水潮味明顯了起來,身型修長的粟髮青年停下腳步,遠遠地便見到儀式中心突地捲起水龍捲。

  水牆厚實得驚人,最外圈的水體如大雨般不斷落下。


  「諾克特,回報情況!」自普羅恩普特與他們分散後耳上的耳機再也沒傳出聲音過。


  在水神的力量下,強力的風壓捲起街道上的物體,伊格尼斯順著物品飛舞方向看向風暴中心。

  然而最後引起伊格尼斯注意力的,是身處巷弄隱蔽處的市民的尖叫聲,他下定決心似地背對了儀式會場方位。...

ninelie

#阿奇波爾多中心,極短打
#阿奇生日快樂ฅ'ω'ฅ

  鮮紅的火焰在眼前搖曳。
  叼著菸的阿奇波爾多吸了一口氣,煙與比以往高溫的空氣竄入咽喉異常溫暖。
  在眾人眼前的骷髏一邊崩解一邊化為灰燼,在火所生成的熱風捲席下再無蹤跡。

  「夠了!你的火……」火堆瞬時化為火牆,才制止曾經的同僚收斂,阿奇波爾多便驚覺對方的能力不會如此失控。
  他無處可躲,連同伴的聲音與身形亦被吞噬其中。

  在視野徹底化為火紅之際,抵抗火焰的男人見到火影中人偶的身影如同海市蜃樓,又如同夢魘般細細低語:『再見。』
  他不合時宜的想著相處已久的人偶何時能言語,一邊讓火侵蝕了身子。

——————

  像是要誘導阿奇波爾...

If you gonna want me(1)

#假設3381年E中隊全員生還
#炮友前提

  黑夜未至,連隊大廳早已燈火通明。
  「乾杯!」男人們粗啞的吼聲與杯子撞擊聲不絕於耳,外頭粉橘色的夕陽越過高牆傾瀉而入,分不清楚室內飛濺的是啤酒還是陽光。

  「肏!這點酒哪夠喝?把倉庫的都拿來!」
  「他媽的那樣也不夠,把鎮內酒吧的啤酒全買來!」
  「快快快!這麼慢啤酒都要溫了。」
  到底是各大隊長的命令,還是一般隊員趁亂攪和,早沒人想去分辨,大概末日將至仍要把杯中啤酒喝得一滴也不剩。
  連隊成員將酒一桶桶搬入,拆下的木蓋兼當托盤送酒,更有人等不及直接拿酒杯勺酒。

  「喝!喝!喝!」
  有酒有男人的地方,老套發展總不嫌少。
  被圍在中心的紫...

如果有日世界和平02

如果有日世界和平02

#此篇仍然有血腥描寫,閱覽注意

#覺得前面很無聊的可以直接END看結論,那邊是我最想寫的地方XD


  降谷零手拿餐盒走進了平常用於小組會議的房間,室內僅有一張狹長的六人會議桌,除了他外看不到其他人,也沒有臨時離席的跡象。
  還沒坐下的他感到詭異,正想走出門再次與同僚確認開會地點時,抱著資料的赤井秀一走了進來。

  「其他人呢?」
  「就你跟我。搜查交給他們,我們要負責別的事。」赤井秀一邊說邊把手上的歸檔箱放在桌上,箱子上頭有一些文件夾,看來是今天的新事證。
  降谷零選擇在他的對面拉開椅子坐下:「居然還得分開行動,這案子到底是多大?」他語帶戲謔,打開...

如果有日世界和平01

如果有日世界和平01

#赤安/秀透
#正經向,組織覆滅設定
#柯南就是要有案件
#邏輯離家出走中所以沒有推理
#有著血腥描寫,閱覽注意


  徹底沉靜下來的街道使男人從睡夢中驚醒。
  他反射轉頭望向未拉窗簾的窗戶,即使知道沒有被狙擊的危險還是不自覺流出一些冷汗。
  赤井秀一站起身拉上窗簾,外頭街道只有路燈的光芒,行人一個也沒。

  查覺到閒賦的這段期間自己的警戒下降到何種地步,他頹廢地坐回飯店的椅子上,拿過一旁茶几上的威士忌酒杯,杯中的冰球還殘有一些,在被冰水摻得褪了色的酒液內載浮載沉。

  原來他不過打了個小盹,他無意義地搖晃手中的雕花水晶杯,連折射出的光芒都救不回這杯酒的色彩...

Fahrenheit(下)

#車,站牌這裡走
Pixiv連結,需登錄帳號。


——————

颱風天正常上下班好虐。

Fahrenheit(上)

#成年人間的戀(打)愛(砲)真帶感,下篇才開車,睡起來再研究怎麼貼
#原先看了M20的產物,邊寫邊補漫畫劇情才發現赤井大大早就不是長髮了,對不起(土下座
#濃烈的一/夜/情感

——————

  安室透從來不想以這種方式感受冬日河水的冷冽,他嗆了一大口水,低溫刺激得讓人喘不口氣,腦袋一片空白。
  當他掙扎起身、晃了晃沈重的頭時,只見赤井秀一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一副『撒嬌夠了嗎』的表情。

  冰水鎮下的憤怒瞬間又從肺腑升了起來。
  安室透啐出口中的河水,男人那彷彿對待胡鬧小孩的姿態在在挑釁著他。

  「可惡……!」他衝上前揮出的拳頭被赤井秀一的手臂擋下。幾滴水沿著濕透的襯衫滴落地面,水漬很快就...

00.高中生偵探的日常

如果有日世界和平

#組織覆滅後半年設定
#很多妄想
#畫風很不一樣所以是00,廢稿

00.高中生偵探的日常

  「……一……新一……」叫喚的聲音彷彿穿透雲霧而來般的模糊,這樣的聲音似曾相似。
  年輕的少年偵探半夢半醒,腦海逐漸浮現了半年前的畫面。
  然而叫他的人可不給他時間慢慢回想。

  「新一!」
  「嗚哇!」隨著驚人的大吼原本趴睡的工藤新一直接驚醒,嚇得原先腦海的畫面連輪廓都不剩。
  青梅竹馬那簡直用盡全身氣力的叫喊,把他嚇得椅子失衡往後倒去。
  「小蘭,下次可以不要這樣叫醒我了嗎?」工藤新一摸摸發腫的後腦勺,一名女性手叉腰的陰影籠罩在他之上。
  「還不是你睡得太熟了?老師剛才非常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