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自拆CP

Sidecar/賽德卡/邊車,順口的話叫哪個都行。雜食。
目前:DBH/P4/P5/FF15/FGO
有遇到是緣分,沒遇到下個坑見。
偶爾幹點不專業翻譯,請洽子博客。

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不代表它應該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尊重別人的愛好,他人才會尊重你的。

[DV]All is lost

×BIO6上放的輕薄短小無料,3DV,最後的最後如果維吉爾沒有要但丁交出項鍊會怎麼樣的OOC假設,OOC到天邊無藥可救


  遍地黃沙吸飽了鮮血呈現深褐色,肢體與內臟散落其上,飛散到幾塊岩石上的臟器如藤蔓低垂滴下汁液。在血腥與寂靜中心的銀髮青年踩著比自己身軀大上許多的異形,粗嘎難聽的嗓音從它喉間發出:「斯巴達之子,與我聯手你就能入手世間的一切,權力、財寶──」

  青年僅是輕蔑地哼了聲,對於腳下缺了左手與右腳的惡魔說的笑話他無任何感覺,類似的話聽得太多使他耳朵都要長繭。

  「我全無興趣。」他稍微彎下身加重踩在惡魔胸口的力道,另一手同時交疊在刀柄上頭好讓刀釘入對方長有厚皮的...

[BIO6]漢康小說本《Cold Case》場宣

攤位:歐美翁-J10[莫吉多去冰不要糖]

作品:底特律:變人
配對:漢克X康納
包含九成劇情的文案:經歷仿生人革命後的底特律產生了變化,不顯眼可確實地一點一滴改變著。漢克與康納在那之後共同生活,但困擾漢克多時的夢魘尚未完全散去,與此同時他們開始處理追訴時效屆滿的懸案。漢克教導康納如何與事件相關人應對,卻沒想到自己才是對他而言最親近、最感到束手無策的案例──
性質:以之前發表過的極短篇『它極為個人所以你也無從拒絕』為基礎擴寫,和冷案有些相關但沒有要破案的意思,會提及到柯爾以及捏造的漢克與妻子間的過往,還有溫吞的R18描寫。
格式:A5/右翻/騎馬釘/封面水彩紙
字數:預計一萬二
價格:NT.100(暫...

[DV]Karma Bonfire

×無視人體實際構造的R18G(友言:乾淨的R18G與貼近現實的描寫難以並存),但丁他老哥物理上的推心置腹,氣氛有點歡快及OOC全是我的錯。


  傳奇惡魔獵人事務所的大門開了,來人看到眼前的景象愣了一下,他明白裏頭如果不只有但丁在,通常另一人便是其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兄弟。

  可是眼前的畫面——年輕的惡魔獵人把嘆息硬吞回去,反倒像在深呼吸的他大步前行,前方正是抄起各自武器打得難分難解的雙胞胎。他們單手握著武器抵在彼此的刀鋒之上,剩餘的一手摀在他們自己的腹部,操,尼祿敢說他第一次介入的兄弟相殘都沒那麼慘。

  年輕人的腳步轉往房屋中央的結實木桌,目標是老式電話,即使他不清楚...

[DV]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

標題取自同名書籍。有NK敘述,些許事後暗示與嘔吐描寫,沒辦法好好組織文章的假意識流。


活在世間
如行走地獄屋脊
凝視花朵


    維吉爾做了很長很長的夢,從他最後一次看見兄弟憤怒與悔恨的表情後那長久的墜落開始。夢境裡他依稀記得見著了與自己持有的項鍊相似的另一半,他敗給持有那條銀色項鍊的男人。

    夢境沒有中斷,太長了,維吉爾甚至不記得自己落下之時緊揣的墜飾與閻魔刀落到了哪去。他沒有半點方法從夢裡醒來,踏著顢頇的腳步穿越景色貧瘠的魔界,路上遇見斯巴達之子的惡魔們前仆後繼,彷彿打敗...

[DV]blue n’red

屏三小

×非典型ABO,雙A,alpha!Dante/alpha!Vergil

×如果不香all my fault,詳細警告接駁處內詳

×↓↓↓↓

 AO3(簡)

 在水裡寫字(繁)


那些時機過了就寫不完的東西

他力本願。


Rouge

→拿口紅來玩。


「這邊便是全部了。」身穿繽紛衣物的豐滿女性將一個紙袋遞給眼前已經卸下所有武裝的男性從者。

「這比想像中來得多啊。」金髮的太陽騎士接過紙袋,他原本以為萬能的天才再如何萬能,交給他的東西頂多是伸出雙掌就能拿過的量。

「哦呀?聽起來似乎有點不滿哦?」達文西岔著腰、上半身探出了些,藏在多彩衣物下的胸脯明顯搖晃,高文尷尬咳了聲轉移視線,同時失禮想著『不能忘記眼前的人是有著女性性徵的男性』。

「不,只是震驚於這意料外的數量。」高文坦率說出內心的想法。

「騎士大人該不會認為女性唇彩的選擇僅有粉、橘與紅?」達文西身旁跟著的瑪塔•哈麗笑著說,像是看多...

only自己的份,好久沒買那麼一大疊的本😭😭😭

帶乖孫(還不是自己的娃)出來玩

舉目皆為此世之惡

×沒時間寫完供養啦。

×人機身分互換AU,矯情OOC私設如山,些些許毫無意義的(非自願)自殘戲碼,梗變形自美劇The Blacklist,變形到他媽都認不得。下次再寫有案件的東西我就是狗,汪汪。

×In This Moment - Dirty Pretty


  將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褐髮青年幾乎沒有動靜,臉上亦無可稱為感情的碎片。要不是他的肩膀正隨呼吸起伏,或許會誤認他與躺在金屬檯上遭大卸八塊的機體是同類。

  他試著別預想男人會要他拿起檯邊的哪個物品,他得保持冷靜以男人的要求為談判的開端,好讓事件有個新的線索。


  坐在檯邊的男人的態度...

海蜃間尋覓之物

×意識流超短,BE

×鬼束ちひろ - This Silence Is Mine


  臨走之際,阿曼達贈予他一朵豔紅的玫瑰花。剛從阿曼達親手養育的玫瑰園中採剪下來,層層交疊的花瓣間散發新鮮的香氣,花葉上殘留的幾滴水珠在他接過時滴落。

  他把那朵嬌嫩的花插在外套口袋,沒有道別。身後傳來園藝剪刀採剪枝葉的聲響,為了花園成長總是得剪去多餘的部分。


  很快地已看不到禪風庭園,潺潺水流,船槳划過水面的波紋,雨滴,落葉都再也聽不著。

  風將沙捲起可見的氣流在康納腳邊流動,他置身在一片黃沙間才意識到其實是自己不被看見。

  他一隻手橫在臉前避免沙...

它極為個人所以你也無從拒絕。

惡夢總是會回頭找上。

如小蟲由腳踝無聲無息爬上光裸的小腿肚令人發癢,如綿雨不絕濕氣滲浸房內幾不可察。
若兩車相撞來得措手不及,若不眠的夜裡突來的一聲嘆息。
不論是何種形式,惡夢總會攀爬進記憶的箱子裡,鑰匙對了便冷不及防提醒人它的存在。

總之它是找回了漢克身上。

與生活得好或不好全無關係,它就是那麼搖搖晃晃撞上了漢克。
在他喝了兩杯威士忌、瓶內液體剩不到一半,而他覺得自己還能再喝一杯時。
漢克被過往撞得同樣腳步不穩,他走向客廳某個擺了照片的櫃架前。
他腳踢到地面的雜物,發出的聲響宛如遠雷幾不可聞又或者外頭真的打起了雷,是哪一邊他正反分辨不出。

「漢克?」
漢克聽到聲音抬起頭,這才發現自己...

比那更多的東西

×神叫我寫。(翻譯:靈感來敲門不開門都不行)

×獵魔士AU,極短,暴躁武鬥派(物理)術士X貌似性冷感獵魔士。篇名不自量力地取自原作同名章節,安傑大大寫命運論寫得好好看

×很多私設,沒頭沒尾又很短請隨意看,哪天興致來了再來調整細節


  漢克仍舊不能明白自己怎麼會再次作出這樣的選擇。

  他身下壓著一個獵魔士,這甚至不是第一次!

  所有的情慾退去,他的腦袋從來沒有比此刻更為清醒。他看著褐黑髮色的年輕獵魔士緊閉了眼,吐息充滿顫抖。該死!他發出懊惱的呻吟。


  漢克漫長而糜爛的術士生涯活得不錯沒有遭背刺沒有遭清算,他認為是起於自己的信條。

 ...

憑依

×單純的記錄(log)能夠引出情緒嗎?為什麼擁有相同紀錄的不是真正的他?各種不是太謹慎的腦洞

×如果看起來用詞很彆扭絕對不是錯覺,那是因為我過於駑鈍,待我多打幾輪主線再回來修改

×BGM: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


【……讀取中……】

  他認為漢克太過大驚小怪了。
  RK800原型機,又稱『康納』,看著眼前人類的表情變化。先是睜大了眼,接著人類的憤怒隨著加快的血流一起衝上來。
  他讀懂了卻不能明白為什麼漢克會有如此的反應。


  仿生人只會損壞,只會故障,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康納一語不發仍是站在漢克身前,漢克嚷嚷他的傷勢、他的行為,同時試...

大阪醉漢之旅Day1紀錄

醒著的九成時間都在跑bar喝酒,故戲稱醉漢之旅

×這個系列基本圖多請注意網路流量

×以下介紹的bar與口味之評價皆出於個人喜好,請斟酌參考

×理性飲酒,日本規定必須年滿二十歲以上方能飲酒外國人也一樣


DAY1 5/27(日)


在日本跑bar前,必須先知道日本的bar有收チャージ料金的制度,一人只收一次,通常會另外加算在餐點飲料的費用內,我自己都戲稱人頭費。(幹

——照理來說是這樣的,但今天跑的Bar沒有加收讓我很不確定,以前跑過大阪的bar沒有一間間算那麼仔細因為那時候一個晚上跑五間以上沒時間算,明天會跑比較多點,確認後再回來更新這部分,...

[高蘭]Kiss me or not

×戰鬥練習,高文與蘭斯洛特間的決鬥與決裂,充滿了妄想標題詐欺

×Sound Horizon - 恋人に射ち堕とされた日(Triumph ~第二次領土拡大遠征の軌跡~)


  遠遠地便能見到一支軍隊走來,頂著晨日的光芒走來。

  遠征軍將領的表情尚未能見,然其身旁氣場已經預告即將到來的戰事。

  與一觸即發的氣氛相反,今日不起一點風,士兵所持的旗幟無法在異國之地飄揚。


  旗幟的花紋在士兵的行走間時而若現,即便是一閃而逝的一小角都令人熟悉得忍不住別過頭去。

  他心底清楚不過,即使沒有旗號識別,這時候會到此地的沒有其他軍隊了。...


發完就跑

還真的要驗證碼才能玩……

ホム新茶、高蘭、亞格蘭斯各種CP片段通通混一起,新茶真名暴露閱覽注意


Sweet dreams(亞格蘭斯)


伴著盔甲撞擊地面的聲響,亞格拉賓下意識甩了下劍,他過程裡緊皺的眉間沒鬆開過,好像劍身沾到的是不足為道卻又令人煩躁的髒污般。

「為了自己的私慾,卿又再一次背叛了嗎?」他跨過倒在地上已無生命反應的物體,看也不再看彷彿連瞥一眼都顯得是無意義的行為。

他邁開步伐往深處走去,沒注意到身後之物尚未消散是極為奇妙之事。

「就為了這個……」男人千思萬緒好像體內的嘔吐感要湧出般,說話的語氣極其抑鬱。

他一把抓住靜靜閃耀金色光芒的聖杯。

身著紫色盔甲的...

[高蘭]SPELL MAGIC(上)

×B服沒有蘭斯,台服沒有高文,油腐要哭ㄌ

×不是正劇不是正劇不是正劇


「以令咒之名,令高文替蘭斯洛特——」

不愧是拯救人理的御主,使用令咒的方式挺亂七八糟的。高文看了下身旁臉色更加鐵青的蘭斯洛特,與高喊『怎麼會變成這樣』的他相反,高文表現得似乎忘了自己是當事人。


────────


  圓桌內僅有湖上騎士遲遲沒有回應迦勒底的英靈召喚。


  針對此事,貝德維爾的眼神悄悄飄向不遠處、與蘭斯洛特有著相同髮色的少女的盾上,眼神的停留只有一瞬,他很快開始環視在座諸位騎士。

  藤丸立香盯著匯報中的簡報,一片彩色的靈基欄位中只有一個灰色的位置突兀得令他移...

[堂足/極短]重量

×貓咪霸占沙發沒辦法用電腦打長文只好用手機隨便寫點什麼
×排版死了,前因後果是空集合,內容什麼的幾乎也是沒有

堂島遼太郎還來不及反應就看到下屬倏地轉身擋在自己身前,接著在面前倒下。方才說著奇怪話語的黑影早消失得無影無蹤。

「足立?」他一手拉住對方的手臂,一手繞到對方的背後想把人撐起。
「早就跟您說別跟來、唔!」足立透本身抗拒著被堂島遼太郎拉起,將手臂抽離的他背部著地,衝擊使他悶哼一聲。
「別說話!再撐一下,我帶你出去。」堂島遼太郎直接蹲下身,才打算再嘗試一次,足立透卻又顯現出拒絕之意抽回手。
「不用了,滿身傷的您能帶我去哪裡呢?再說,這邊的出口什麼的我可不知道啊。」
「有辦法...

[主足]熱紅酒

×半夜失眠超極限一小時超短打,所以沒什麼練度

\聖誕節快樂/


────────


  足立透正吃著從朱尼斯熱食專區買來的炸雞,而鳴上悠則待在他家的廚房東摸西摸不知道在忙什麼。他想起在朱尼斯門口會合時,鳴上悠神秘兮兮提著一袋東西,且很刻意不讓他窺探裡頭的物品。

  雖然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伴著咬下酥脆麵衣的音聲中,隱約可聽見刀子落在砧板的聲響。足立透舔了一下沾有肉汁油脂的手指:「你不吃要冷掉了。」一這麼說,廚房內窸窣雜音瞬間停了下來。「馬上就好了。」依照足立透對鳴上悠的瞭解,肯定不是馬上就好。


  用紙巾隨意擦過手走進廚房的他看了一下散在狹小流理台上的東...

[CWT47]主足小說本《徒有其表的戀情》印量調查

刊物資訊收下方與印調頁中

台灣場販與通販印調、試閱這邊走

中國通販印調、試閱走微博


※中國部分將配合閱讀習慣重新排版,CWT47結束後將會進入代理流程

※請有興趣者一定要幫忙填寫,因為中國通販開成了也只會開一次不會再加印。(除非後頭又出了本)

※由於有代理費用,最終成品價格可能會比台灣的販售價格高

攤位:CWT47第二日一樓R25[莫吉多去冰不加糖]

作品:女神異聞錄4

配對:主人公X足立透

性質:R18/原作內容、壞結局劇透與私人腦補設定/BE/BE/BE

內容:主人公的名字是鳴上悠,劇情沒啥營養外加作者有病,主人公愛(?)到卡慘系尾韻極差的故事

格式:A5/右翻...

[堂足]無音之森 01

×概念片段02

×只要沒有出大事比如說卡文就會小篇幅地密集更新

×還保有點菁英氣質(作者自認)的足立透,另外有許多私設,途中如有不適請自主跳車

×因為不想佔洗TAG,下次開始只會用標題當TAG


  不明原因產生的淡色黃霧絲綢般包覆了偏僻的小鎮。

  遭霧隱住了身影、尚能行動的鎮民大多陷入驚慌之中。街道一角停了一輛警車,持續運轉的引擎低頻聲裡參雜鎮民歇斯底里的言語。

  「啊……這一定是神罰,這個鎮完蛋了。」

  「我還不想死,不想死啊!」

  靜止警車內的年輕刑警一臉藏不住的厭煩,想必這些喪氣話在外頭抽著菸的搭檔都聽到了...

[堂足]無音之森

×一個在足立有意識與記憶的情況下持續輪迴的世界,厭煩了的足立不斷尋找解決方案卻無法阻止輪迴的發生,這僅是多次失敗中的其一——整篇近似大綱一小節的東西,超級短但寫太久沒力氣了オチなし_(:3 ⌒゙)_

×堂島與妻子相處的相關描寫與過去的捏造

×推薦BGM: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 音のない森


────────


  已經是吸入空氣便會令氣管凍結般的季節了。

  足立透對著眼前不知道看過了幾次的文件發呆。

  一切都跟以往沒什麼兩樣到讓人可恨。


  「堂島人呢?」

  「不知道,從今天早上就沒看到。」

  「真是奇怪...

[主足]秋色に染まっている表情を触りたい

×日常練筆之三,相對而言終於比較有日常味的一篇

×全系列:晚春夏末⇒秋色⇒冬月

×特別感謝不在坑內卻肯願意聽我發牢騷、還給了我建議的小发条


────────


9/4 (晴)


  暑假結束的現在,即使白天仍殘留夏季的熱度,到了下午,太陽西曬的時間比以往明顯來得早。

  鳴上悠在這樣尷尬的時節走到戶外,險些被直射大門的陽光刺得睜不開眼。


  他轉個方向到屋旁的空地,幼小的身軀蹲在視線的前方。看著身穿夏季洋裝的表妹埋首於家庭菜園裡的認真模樣,他那剛因日照刺得緊繃的臉部肌肉自然放鬆下來。

  「我來幫妳吧,菜菜子。」鳴上悠沒有漏看女...

[主足]夏の終わりを告げるマヨナカハナビ

×日常練筆之二

×全系列:晚春⇒夏末⇒秋色⇒冬月

×推薦BGM:椎名林檎 - 長く短い祭


────────


8/30 (晴) → 8/31 (晴)


  萬紫千紅的色彩在窗邊遙遠的天空炸開,霎時的光芒照亮節電中只開了一盞桌燈的黑暗空間,足立透僅是轉動眼珠往窗戶一瞥,接著把眼睛瞇成一條直線。

  散發清冷色彩的電腦螢幕倒映著他因桌燈顯得慘白的臉,他雙手抓住整理好的書面資料往桌子敲齊、隨手放在上司的位置上。


  偶爾也是要扮演這樣的角色。


  主動接手堂島遼太郎的工作已過了好幾個小時的現在,足立透闔...

[主足]晩春の雨に頼りなげな刑事と会った

×日常練筆之一,同時練習寫寫日常的足立

×全系列:晚春⇒夏末秋色⇒冬月

×推薦BGM:Last Alliance - 通り雨


────────


4/27 (雨)


  身著八十神高中深黑制服的灰髮少年與其他學生一樣穿過校門、走下連接小鎮的緩長坡道。

  不算大的雨幕降落在樹木環繞的校區內。他手撐透明塑膠傘,同時專注腳邊以避開徹夜降雨造成的水窪。


  從救出天城雪子後便霪雨霏霏,依氣象預告來看還得下到後天。


  (其他地方的春天會這麼常下雨嗎?)

  鳴上悠不禁回想去年同個時節的景象,記憶與灰暗的天空一樣模糊難辨...

[主足]親愛なる×××へ

×內容以部分P4G與P4GA的Bad End相關劇情為基礎,並輔以大量腦洞。

×有著暴力、性描寫,角色詮釋放飛中(簡稱OOC),請注意閱覽

×BGM推薦:椿屋四重奏 - 共犯


「開始覺得我很可恨了?」

「如果這是恨的話,恨得入骨。」


────────


  理應不會出現在什麼都沒有的單調房間的人類腳步聲迴盪在虛假的空間內。

  「不是叫你回去了嘛,你也太固執了吧。」坐在床邊把玩左輪手槍的男子沒瞧不速之客一眼,那副姿態像在訴說:『沒事快滾。』


  「我想拯救足立先生。」...

我关注的人

© 專業自拆CP | Powered by LOFTER